今天是: 站内搜索: 评估拍卖机选平台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裁判文书>>执行案件>>(2017)琼72执异64号执行裁定书
(2017)琼72执异64号执行裁定书
最后更新时间: 2017/8/24

         

                           

2017)琼72执异64号

异议人(被执行人):海南凯立中部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北路35号旭龙大厦。

法定代表人:卫凯征,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毅,海南天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宝华,海南德赛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海南宝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蓝天路西21号汇亘大厦1302室。

法定代表人:卞洪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耀中,海南京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海南长江旅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海甸三东路大龙别墅B15栋。

法定代表人:石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彩霞,广东深天成(文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海南宝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贝公司)与被执行人海南长江旅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公司)海南凯立中部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立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被执行人凯立公司对本院(2008)海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不服,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并于2017年5月25日下午举行了听证。宝贝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耀中,长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许彩霞,凯立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毅、张宝华参加了听证。现已审查终结。

异议人(被执行人)凯立公司称:本院(2008)海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违反了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琼民二终字第10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10号民事判决)的判项内容,更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特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5条的规定提出异议,请求撤销(2008)海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事实与理由:一、10号民事判决判令凯立公司承担的仅仅是补充责任。本院在未对长江公司可供执行的财产穷尽执行措施的情况下直接执行凯立公司的财产,显然错误。长江公司尚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包括但不限于:其对海南银河塑料工业公司的到期债权、旭龙大厦项目和旭龙公寓第一层、儋州市中心大道与解放北路东南拐角处12.8亩土地的返还请求权。二、凯立公司向宝贝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数额只有9253015.32元,而不是19462563.19元。1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判项内容所称的“上述债务”指的是第一项判项包括的本金、利息和逾期利息三个部分,该判项中的债务数额是确定的、具体的,即剩余本金30545399.45元、1996年4月21日至1999年8月11日的利息8717615.16元、1999年8月11日至2002年10月16日的逾期利息7460102.91元,共计46723117.50元。扣除长江公司已经清偿的23590579.22元,长江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损失为23132538.30元。凯立公司应当承担的赔偿数额为23132538.30元的40%,即9253015.32元。

申请执行人宝贝公司称:凯立公司的执行异议违背事实、违反法律,应依法驳回。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二百四十七条的规定,凯立公司执行异议的主要内容与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案件的理由重复,违反“一事不二理”诉讼原则,程序违法。二、长江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条件早已成就。本院根据长江公司15年拒不履行10号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及其公司已无可供执行财产、多年无经营及实际信用状况,客观认定其不能清偿债务,既尊重事实又符合法律。凯立公司作为长江公司偿还债务的补偿责任人,其主观认为长江公司还有可供执行财产,不能清偿债务条件不成就,应当提供证据。三、10号民事判决的“上述债务”被凯立公司曲解。利息是本金的孳息,本金是利息的原物,孳息由原物产生,这是利息法律属性。债权人享有原物债权及孳息债权,债务人承担原物债务及孳息债务,两者不可分离。“上述债务”当然包括派生而出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凯立公司认为“上述债务”是具体、确定的静态之债,是对“上述债务”内容的曲解,且违反债的基本理论。

被执行人长江公司称:对异议人提出的执行异议基本无意见。本案实际是债务本金及债务利息如何计算的问题,本院(2008)海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对长江公司全部本金及利息的计算是错误的。

经审查查明,宝贝公司与长江公司及凯立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执行一案[(2008)海法执第123号],其执行依据为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琼民二终字第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主文内容:一、长江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交通银行海南分行(以下简称海南交行)偿付借款本金35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分段计算,自1994年10月17日计至1999年8月11日),并支付逾期还款的逾期利息(逾期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逾期利率计算,自1999年8月11日计至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长江公司的已付利息应从以上应付利息中扣除,如其已付利息多出应付利息,多出部分应冲抵其借款本金;二、凯立公司对长江公司所欠海南交行上述债务不能清偿部分的损失承担40%的赔偿责任。该案原申请执行人为海南交行,后因债权转让,依次变更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海口办事处、宝贝公司。2002年10月31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立案执行。2008年4月21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08)琼执指字第2号民事裁定将本案指定本院执行。本院立案执行本案后,继续延续海口中院对被执行人财产的控制措施:1.续行查封长江公司所有的位于海口市龙昆北路与龙华路交接处的旭龙国际大厦项目及旭龙国际大厦主楼地下室第一层和公寓楼第一层房产及其相应土地使用权(土地证号Q2887号);2.续行查封凯立公司所有的位于海口市龙昆南路西侧的凯立大厦(房产证号:府城公字第00124号)及其所占土地使用权[土地证号:府城国用(99)字第01-0084号]。

2014年8月19日,本院委托中联天目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对旭龙公寓和旭龙国际大厦及项目进行评估。2014年4月16日,中联评估公司海南分公司在出具相关鉴定报告的同时出具了《关于旭龙国际大厦项目未能评估的说明函》,对旭龙国际大厦项目不能按照项目进行评估作出了说明,后又出具(2014)琼海法技鉴委字第15-1号旭龙公寓司法技术鉴定报告补充说明,认为无法对旭龙公寓第一层进行评估。长江公司不服上述鉴定报告并向本院提出异议,本院于2015年8月10日作出(2015)琼海法执异字第40号执行裁定,认为异议理由不成立,裁定驳回其异议。

2016年2月1日,本院作出(2008)海执字第123-1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将长江公司位于海口市龙昆北路与龙华路交接处的旭龙国际大厦主楼地下一至二层及地上一至三层的房产及其所分摊的土地使用权的67.402%份额作价23590579.22元,交付宝贝公司抵偿本案债务。

2016年7月18日,本院向长江公司发出(2008)海执字第123号报告财产令,责令其在7日内如实向本院报告财产情况并及时报告财产变动情况。长江公司于2016年7月26日向本院提交财产情况说明,具体财产情况包括:1.拥有对海南银河塑料工业公司的到期债权,债权数额本金为人民币2500万元及截至2016年7月25日的利息;2.旭龙大厦项目和旭龙公寓第一层;3.与儋州市土地管理局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协议出让合同书》,拥有对儋州市中心大道与解放北路东南拐角处12.8亩土地的返还请求权。

2016年10月20日,本院就本案计算债权数额相关事实向宝贝公司、长江公司、凯立公司做出(2008)海执字第123号《通知书》,其中载明:经核算,本案宝贝公司对长江公司享有的债权总额为72246987.20元(其中包括未偿还本金30545399.45元、利息8717615.16元、逾期利息7460102.91元、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25523869.68元),扣除本院(2008)海执字第123-11号执行裁定已抵偿的23590579.22元债务后,申请执行人宝贝公司享有对被执行人长江公司剩余债权为48656407.98元。宝贝公司和长江公司先后对该《通知书》提出异议,本院于2016年11月29日分别作出(2016)琼72执异92号和93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宝贝公司和长江公司的异议。宝贝公司和长江公司不服并提起复议。海南省高院经复议后作出(2017)琼执复5号和8号执行裁定书,认为(2008)海执字第123号《通知书》所载明的利息计算截止时间、计息基数等符合法律规定,驳回了宝贝公司和长江公司的复议申请,维持本院(2016)琼72执异92号和93号执行裁定。

在调查核实长江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后,本院于2017年4月13日向凯立公司发出(2008)海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责令凯立公司根据1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判令内容向宝贝公司承担长江公司不能清偿部分(即48656407.98元)的40%(即19462563.19元)的赔偿责任,并承担本案执行申请费。

另查明,海口中院立案执行的申请执行人长江公司与被执行人海南银河塑料工业公司、台湾弘伟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联营开发合同纠纷一案,该院于2015年12月1日作出(2015)海中法执恢字第141-1号执行裁定书,认定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并裁定终结(1999)海中法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的该次执行程序。

本院认为,本案审查的是被执行人对执行行为提出的异议,争议焦点为:1.长江公司是否已不能清偿涉案债务;2.凯立公司是否应承担长江公司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关于长江公司是否已不能清偿涉案债务的问题。异议人认为本院未穷尽对长江公司可供执行财产的执行,并提出了长江公司尚有对海南银河塑料工业公司的到期债权、旭龙大厦项目和旭龙公寓第一层、儋州市中心大道与解放北路东南拐角处12.8亩土地的返还请求权三项财产线索。上述三项财产与长江公司在接到本院报告财产令后所做的财产情况说明一致。但根据本院调查核实,海口中院在相关执行案件中已查明该案被执行人海南银河塑料工业公司及台湾弘伟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本院生效执行裁定已确认旭龙大厦项目和旭龙公寓第一层无法评估;长江公司未能提供对儋州市中心大道与解放北路东南拐角处12.8亩土地具有可供执行的清晰权属证明。因此,上述三项财产目前均无法执行。本院在向被执行人长江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并已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发现的财产不能处置的情况下,认定被执行人长江公司已不能清偿涉案债务并无不当。异议人凯立公司关于本院未对长江公司可供执行的财产穷尽执行措施及长江公司仍有清偿能力的异议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凯立公司是否应承担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中,凯立公司作为第二顺序的被执行人,应在本院确认第一顺序被执行人长江公司不能清偿并向其送达执行通知书后才开始履行赔偿义务。凯立公司承担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起算时间应为本院向其送达执行通知书之日。而2008)海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要求凯立公司承担的19462563.19元赔偿责任中包含了长江公司自2002年10月17日至2009年3月30日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也就是将凯立公司接到本院通知其履行赔偿责任之前产生的长江公司迟延履行债务利息计算在内,明显不当,应予纠正。因海南省高院(2017)琼执复8号生效执行裁定已经明确本案2009年3月30日以后不再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而凯立公司收到本院《执行通知书》的时间是在2009年3月30日以后,故不再计算其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关于凯立公司应承担的具体赔偿数额的计算问题。根据1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判令内容,凯立公司应对长江公司所欠海南交行上述债务不能清偿部分的损失承担40%的赔偿责任。而上述债务指的是该判决第一项判令内容中长江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应向海南交行偿付的借款本金、利息及逾期利息。而本院(2008)海执字第123号《通知书》所附的利息计算表已对该判项中的借款本金、利息及逾期利息予以明确,即未偿还本金30545399.45元、利息8717615.16元、逾期利息7460102.91元,三项共计46723117.52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应当先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再清偿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但当事人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本院(2008)海执字第123-11号执行裁定抵偿的23590579.22元应当先用于清偿生效判决确定的金钱债务。扣除后,申请执行人宝贝公司对被执行人长江公司享有的剩余债权包括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23132538.30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25523869.68元,共计48656407.98元。凯立公司应承担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为23132538.30元的40%,即9253015.32元。

被执行人凯立公司对本院执行行为提出执行异议,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二百四十七条规定的重复起诉的情形。宝贝公司关于凯立公司提起执行异议违反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本院在执行过程中作出的(2008)海执字第123号《通知书》已经海南省高院生效执行裁定确认,长江公司认为该《通知书》中对本金及利息的计算错误,但未提供任何足以推翻生效文书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异议人凯立公司提出的异议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对本院于2017年4月13日作出的(2008)海法执字第123号《执行通知书》中责令海南凯立中部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宝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数额变更为9253015.32元。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莫家盛

       白文英

       张医芳

 

  wou6dtbxplenegk2hj

   案件唯一码            

○一七年六月一日

                           

       陈艺娇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   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百四十七条   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
   (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
   (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
   (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
   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条   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应当先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再清偿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但当事人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

第十七条   人民法院对执行行为异议,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异议;

(二)异议成立的,裁定撤销相关执行行为;

(三)异议部分成立的,裁定变更相关执行行为;

(四)异议成立或者部分成立,但执行行为无撤销、变更内容的,裁定异议成立或者相应部分异议成立。

审核:莫家盛   撰稿:莫家盛   校对:陈艺娇   印刷:陈艺娇

海口海事法院                          2017年6月1日印制

                                        (共印十五份)